90后藏族青年返乡创业丨幼师变身农场主 美女大

90后藏族青年返乡创业丨幼师变身农场主 美女大

时间:2020-01-08 15:1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编者按: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乡村涌动着一股青年返乡创业、扎根农村的热潮。在乡村这个广阔的舞台上,一些优秀青年尤其是许多90后年轻人回到家乡,用自己的辛勤和汗水,编织和实现着自己的创业梦想。

相较于平原地区,四川藏区地处高海拔地区,创业条件更为艰苦。作为90后藏族年轻人,他们缘何会放弃原来的工作生活返乡创业?创业项目聚焦在哪些领域?创业过程中会遭遇哪些困难?对当地百姓会带来些什么?

即日起, 四川在线推出“90后藏族青年返乡创业”特别策划 ,将镜头和笔触聚焦在四川阿坝藏区的这群年轻人,体味他们的创业故事,感知他们的青春梦想。

清晨七点,夏末初秋的太阳开始洒在阿坝州黑水县芦花镇热拉村的山头,一位身材娇小、眉目如画、身着藏装的年轻女孩又准时地出现在了村里的“开心农场”,扫牛圈、喂牛食、清理牛粪、地里除草、施肥……开始了她一天的工作。

她,就是故事的主人公——俄木初,一个90后藏族返乡创业大学生。

▲藏族青年俄木初

好好的城市生活不过,俄木初为何会返乡创业?家人对此态度如何?创业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走进黑水县进行对话采访。

03:36

父亲第一次对她动了手

但听话了23年的她还是选择叛逆一次

1993年12月,藏族女孩俄木初出生在阿坝州黑水县芦花镇热拉村。父亲仁青是热拉村的一名党员,一直在镇上做肉生意。

为了让俄木初和弟弟苏拉扎西出人头地,父亲在两个孩子的教育上花了不少的精力和心血。让俄木初成为一名老师或是国家干部,是家人尤其是父亲最大的愿望。

▲从左至右:父亲仁青、弟弟苏拉扎西、俄木初、母亲初布拉、农场工人彭初

记者: 为什么想要返乡创业?

俄木初: 大学毕业以后,我曾在成都从事幼教工作。2017年初,回家过春节就听说我们村被纳入了贫困村,现在要脱贫,我就想回家乡做点什么。后来,看到了村里有很多闲置的土地,我就想把之前去农家乐玩的时候了解到的一种“开心农场”模式带回村来,让闲置的土地流转起来,让村民们增收。

记者: 对于俄木初返乡创业办农场,家人是什么态度?

父亲仁青: 一开始,我们都很反对!我做肉生意挣不了什么钱,但是对他们的教育我是真的花了不少心血。培养俄木初上大学,我至少花了20多万。从小我就希望她能当一个老师或者国家干部,结果没想到大学毕业后她却要回来创业,相当于把我交学费的那些钱全部甩到河里去了!我当然特别反对,为了这件事一家人吵了两三个月,还动过手!

弟弟苏拉扎西: 我也不支持!她一开始给我发微信说想回家创业,我特别震惊。我不断给她发微信、打电话,问她“你是不是不懂养殖这个行业?待在大城市工作不好吗?回家种地养牛,这种风吹日晒的苦日子,不是你一个女生能够扛得下来的!”

俄木初: 从小到大我都很听爸爸的话,他不让我做的事情我绝不做,但这一次我必须坚持!(哽咽落泪)为这件事爸爸甚至气得动手打了我,我记得爸爸上一次打我还是因为小学不做作业的事情。我心里觉得很对不起他们,花了这么多钱培养我,但是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没有实现他们的愿望。所以,现在我就更想把这个事情做好,证明给他们看!

记者: 创业一年多,农场的经营情况如何?家人的态度有转变吗?

俄木初: 去年,我以500元一亩的价格从贫困户手中流转了20亩土地,办了“开心农场”。镇上的退休老干部、家庭妇女、上班族们以每平方米8元的价格认种土地,根据客户的要求精细种植各类蔬菜,认种人随时体验,农户全年帮种,最终将采摘的蔬菜配送至客户指定的地点。去年半年有30多个客户认种了4000多平方米土地,今年以来,已经有70多人认种了8000多平方米。农场常年聘请了2户贫困户4人从事田间管理,11户农户通过土地流转的方式实现了增收。

▲俄木初在清理牛圈

父亲仁青: 当初虽然我非常反对,但是她跪着求我们,架也吵了,手也动了,她还是坚持,最后我只有勉强同意。刚开始租农场的人不多,但是现在越来越多了,很多镇上的人专门找上门来认种。所以我现在还是认可了这种模式,既然是她愿意做的事情,我们一家人无论如何还是要支持她的。

弟弟苏拉扎西: 我现在很支持姐姐。因为我觉得这已经不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了,她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更是在帮助我们热拉村的村民们一起致富,无论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我们一家也会一起帮助姐姐。

塌方冲垮了新牛圈

天灾给负债一百多万的她雪上加霜

除了经营农场外,俄木初还同时创立了黑水好牛养殖基地,经营牦牛生意。比起农场的土地流转,牦牛生意的投资对于刚开始创业的她是一笔巨额数字。

通过家人的支持,俄木初向亲朋好友东拼西凑借了100多万,终于盖起了牛圈,养上了牦牛。从此,扫牛圈、喂牛、铲牛粪……这些许多女生都吃不消的脏累活,成为了俄木初的生活日常,一天2次,每次差不多都要花近3个小时。

▲俄木初在好牛家庭农场的门口

记者: 比起经营“开心农场”,养殖牦牛是一件更加辛苦的脏累活,你排斥过吗?

俄木初: 喂牛、扫牛粪……这些事情我一点都不排斥。小时候,父亲也在镇上做肉生意,这些农活我从小学时就开始帮着干了,都已经习惯了。

记者: 回乡创业一年多来遇到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俄木初: 其实创业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除了家人最初的反对外,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的问题。和“开心农场”不一样,养殖牦牛需要投入的资金很多,修牛圈、收购牦牛、购买饲料……前后投入了100多万,这100多万都是从亲戚朋友那儿东拼西凑借来的。去年8月,牦牛养殖才刚步入正轨,没想到又来了一场天灾。由于连日的大雨,养殖场背靠的山体发生了滑坡,垮塌的泥石冲倒了部分新修的牛圈,有两头牦牛也被压死,一下损失了十多万。

▲俄木初和农场工人在地里除草

弟弟苏拉扎西: 姐姐创业真的很不容易,全家人都很心疼她。但是无论再累,她从来都没向我们叫过苦。去年8月,滑坡冲垮了牛圈,这是姐姐第一次给我说她心里的苦和累,我知道这次对她的打击特别大!

从104斤瘦到88斤

热拉大美人终成“冰山小丫头”

今年年初,俄木初的农场经营全面步入了正轨,“认种”农场颇受欢迎,精细化饲养的牦牛销售火爆,最多的时候农场里同时养殖有200余头牦牛,从去年4月到今年1月俄木初的农场收入达到了20多万。

眼看自己的农场开始有了收益,俄木初便马上筹划起帮助村上其他农户一起致富。在村委会的帮助下,俄木初成立了另一家公司“冰山小丫头食品有限公司”。

俄木初以优于市场的价格从农户手里收购各种土特产,比如藏香猪、凤尾鸡等,再通过公司销售到全国各地。

除了帮助农户销售特产,公司还引入“分红”模式,将每年所获得利润的约1/3交给村里,用于村里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给所有的村民分红。

▲俄木初从村民尼玛手里收购的藏香猪

记者: 热拉村的村民们对于俄木初的返乡创业有何评价?

农场工人彭初: 我今年71岁了,之前自己在家里种种地,一年挣不了什么钱。但我现在在俄木初的农场工作,平时就干一些除草、喂牛等农活,一天能挣100块钱,比有些去外面打工的年轻人还挣得多,我很开心,很感谢俄木初。

藏香猪供应户尼玛: 我书读得不多,没什么文化。但是我的跑山藏香猪养得特别好,有了俄木初帮我销售,现在北京、上海的人都来买我的藏香猪。今年下半年,我们还要把藏香猪、凤尾鸡通过电商来卖,这一切都多亏了俄木初。

记者: 创业的路上,得到过哪些帮助?

俄木初: 我大学学习的是学前教育专业,这与农场经营几乎完全没关系。一开始创业没有资金、没有经验,压力很大,几乎每天都失眠。回乡创业前我体重是104斤,几个月的时间我就瘦了16斤。虽然过程很艰苦,但是团州委、黑水县就业局、村委会等各级政府部门都给了我很多支持。2017年我分别获得黑水县就业局创业补贴1万,团州委创业扶持资金4万。不仅如此,从交通部来到我们热拉村的驻村干部第一书记吕怡达也四处奔走帮我打通了许多销售渠道,更为牦牛肉的销售提供了最为关键的冷链运输渠道。为了让我能够不断提升自己,吕书记还不断为我联系电商销售、新媒体宣传、互联网应用等各类培训,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从阿坝到成都,从成都到北京,参加了近20余次培训。

记者: 创业一年多,俄木初有哪些变化?

驻村干部吕怡达: 第一次见俄木初,感觉她非常青涩,但是短短一年时间,她进步特别大,现在已经是我们阿坝州的创业代表了!今年5月份,在阿坝州黑水县邮储银行杯首届青年创业大赛中,她一举拿下第二名,还获得了15000元的创业奖金!目前,她也在积极准备牦牛、藏香猪、凤尾鸡等土特产品的电商销售。我特别期待,俄木初今年成立的冰山小丫头食品有限公司能够在五年内发展壮大,然后我们能在京东等平台上很轻松地就买到这些产品。

父亲仁青: 一年多来,我觉得她真的长大了。关于创业这个事情,她确实用行动说服了我,我现在已经从反对到完全赞成了。而且,我一直告诉她,一个人富不算富,一定要帮助更多的人,我相信她也会越做越好,帮助我们村上更多的人致富。

▲俄木初和驻村干部吕怡达、藏香猪饲养户尼玛商量电商销售

记者: 未来的经营目标是什么?